1. BTC-比特币:¥65413(+0.94%)
  2. ETH-以太坊:¥1328(+2.07%)
  3. EOS-柚子:¥25.23(+5.26%)
  4. GBI:11213.94
即将开始的项目:21 进行中的项目:52

中国的区块链雄心:舍我其谁

来源:一本区块链

作者: 棘轮

发稿时间: 2019-11-07 18:39:57

中国高层的一席话,在全国掀起了区块链风潮。

实际上,中国高层对区块链的“蓝图”和规划,早在五年前就已有了雏形。

对于区块链,中国有着雄心与耐心,在试水之初,低调摸索,步步为营;在落地之时,步伐坚定,落地有声。

在未来的区块链世界中,终究会有中国浓墨重彩的一笔。

超前探索

2014年,央行内部低调筹建了一个神秘的研究团队。

这个团队挂在央行印制科学技术研究所下面,成立之时,没有挂牌,也没有宣传。

在当时,没有人知道,这个团队,在未来将成为中国区块链技术最大的推动力量之一。

中国官方对于区块链的探索,可能就是从这个时候,悄然打开大门的。

而更多的官方声音,是在一年后的8月6日传出。许多中国的比特币投资者,对这一天印象颇深。

这一天,人民日报发表了一篇题为《比特币难入主流》的署名评论文章。

它只是边栏的小豆腐块,却在比特币圈引发轩然大波。

“比特币缺乏监管并屡屡卷入非法活动,加上币值不稳定,所以始终难以跻身主流交易货币。”文章先对比特币提出了质疑。

然而,文章随后话锋一转:

“比特币等虚拟货币的出现,还使得区块链技术深入应用的可能性提高。这一技术的价值远大于比特币本身。”

区块链是什么?在四年前,这个名词还并不为公众所知。

“即使是最早期的比特币拥护者,也很少有人知道区块链是什么。”一位早期比特币投资者说。

区块链,在走入主流视野之前,其实早已被中国的高层和学者注意到。

人民日报这篇评论文章的作者杨涛,当时是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所长助理。

而央行低调成立的那个神秘团队,也开始从台下,走上历史舞台。

2016年1月20日,央行在北京召开了一场数字货币研讨会,会上第一次透露,这个神秘的团队正在研究数字货币。

在会上,一个性感的概念被提及:法定数字货币。

“央行:争取早日推出数字货币”,新华社在标题中这样报道研讨会。自此,整个行业都开始知晓,国家的数字货币,已在路上。

而这,正式打响了中国区块链的第一炮。

此后,监管层不断释放利好。

这一年的10月,工信部发布了《中国区块链技术和应用发展白皮书(2016)》。区块链作为一项新技术,开始获得认可。

两个月后,区块链被写入《“十三五”国家信息化规划》,与人工智能、量子通信等,共同被列入“战略性前沿技术”。

在政策之后,各地政府开始推动技术落地。

其中的领军者,不是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,而是位于西南一隅的贵州贵阳。

2016年12月,贵阳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出版了《贵阳区块链发展和应用》白皮书。

这份白皮书,出自时任贵阳市市委书记的陈刚之手。

白皮书共有86页,行业从业者称其“字字金玉,值得揣摩”。

白皮书中,出现了一个新的词汇,名为“主权区块链”。

白皮书反复强调,区块链技术的发展,必须置于国家主权范畴下,在法律与监管下。

白皮书对于区块链在各个场景的运用,已有了初步规划。

白皮书对区块链应用“数据铁笼”的阐述

“这本白皮书是站在未来看今天,是贵阳发展区块链的‘宣言书’,更是向全社会发出的‘英雄帖’。”陈刚这样描述这个白皮书的意义。

正因如此,这份白皮书也被行业从业者称为国家对于区块链技术的“第一份蓝图”。

蓝本已成,中国的区块链雄心,开始点滴展现。

持续落地

2017年4月1日,国家在京津冀腹地画了一个圈,雄安新区横空出世。

而白皮书的作者陈刚,被国家钦点,在当年5月调任河北,出任雄安新区管委会主任,成为“千年大计”雄安背后的“大脑”。

雄安,开始成为中国区块链的主战场和特区。

正是从这一刻开始,中国开始向世界彰显在区块链领域的勃勃雄心。

“整个雄安,都是一个数字和技术驱动的城市。”一位入驻雄安的金融科技企业高层和萍透露,在雄安的街道和公共设施规划中,将密布数字节点和区块链技术。

“一旦建设完成,整个雄安就是一座真正的智慧城市。”和萍称。

在雄安的建设过程中,区块链技术已经上岗。

比如,很多工程项目都植入了区块链技术,签订合作后,工程每进行到一定阶段,银行都会自动付款。

“雄安现在无疑是顶尖区块链公司的聚集地。”和萍称,他们的区块链研发团队,已全部搬到了雄安。

雄安汇聚了大量的区块链技术精英,腾讯、蚂蚁金服、360等企业,都有核心区块链团队入驻。

除了国内顶尖的团队之外,对国外团队,雄安也兼容并包。

比如,美国区块链公司ConsenSys也开始和雄安合作,打造租房平台。

此时,央行那个神秘的研究团队,也开始正式亮相。

2017年7月3日,这个组织在北京德胜国际中心C座9楼,对外宣布挂牌。

而牌子上的名字,正是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。

截至今日,该研究所公开获得的专利,已高达74项。

透过这些专利,我们能看到央行数字货币的发展方向。

这些专利基本涵盖了数字货币的所有功能,比如兑换、钱包、存储、支付、结算等等。

特别值得一提的是,其中还涉及了银行与数字货币的交互。

中国的数字货币,技术的“瓜”已基本成熟,只等蒂落。

未来可期

没想到,最终助推中国数字货币的,是美国。

2019年6月18日,Facebook发布了Libra白皮书,一个由国际巨头主导的数字货币计划,就要呱呱落地。

Facebook的用户高达24亿,Libra的发行意味着什么,不言而喻。

中国可能不能再等了。

8月,央行支付结算司副司长穆长春透露,央行的数字货币已经“呼之欲出”。

“从去年开始,数字货币研究所的相关人员就已经是996了。”他说。

监管层开始透露更多的中国数字货币细节。

以往,现钞的发行和回笼,是在央行与商业银行之间完成的。

而央行数字货币出现后,现钞的发行仍然在这一机制之下,但现钞的形式,则由纸币变成了数字货币。

穆长春透露,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对Libra极为重视,甚至在第一时间下载了Libra的开源代码,进行了各方面的测试。

“如果我们默许人民币兑换Libra,便可能导致人民币贬值。”穆长春说,“但我们也需要做好Libra在国际货币体系中,成为一个重要角色的准备。”

在未来的国际舞台上,央行数字货币可能和Libra终有一战。

随着时间的推移,除了雄安,另外一个地区也开始被开辟,并有望成为中国第二个数字货币特区,它就是:深圳。

今年8月,监管表示,“支持在深圳开展数字货币研究与移动支付等创新应用”。

行业内纷纷猜测,深圳可能会成为央行数字货币最先落地的地方。

在全国范围内,各地的区块链利好政策也层出不穷。

人民网人民创投区块链研究院数据显示,截至2019年3月,国内已有30个省级行政区推出了区块链扶持政策。

此外,截至2018年12月,有9个省(市)政府推出了区块链产业基金,总规模近400亿元。

雄安、贵阳、海南、杭州、成都、深圳、上海、北京、广州等城市,都一度成为热门的“区块链之都”。

在某个主流招聘网站上,杭州共发布了233个与区块链相关的职位;广州共发布了259个;而深圳、上海和北京,分别是548个、523个和646个。

哪个城市将成为区块链的核心城市?除了雄安,下一个中心,极有可能还是深圳。

“毋庸置疑,北京、上海和深圳,还是区块链技术和团队最集中的城市,但深圳可能成为央行数字货币的先行地,又有政策优势,它未来的发展潜力可能最大。”和萍称。

在近期的热门搜索话题中,“区块链是什么”,成为最受关注的一个。

全民热情都被这个性感的词汇引燃,比起当年对互联网、人工智能的热度,这一次,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
----------

两周前,Libra开始遭受美国监管机构的压力和阻拦。

特朗普在推特上称:“Facebook的Libra几乎没有可靠性。在美国,只有唯一的货币美元。”

数字资产交易所Shapeshift首席执行官Erick Voorhees也在推特上说:“美国:区块链是坏的;中国:区块链是好的。”

在这个关键隘口,两个国家,选择了完全不一样的方向。而因此,它们可能会有不一样的未来。

也许,在未来的区块链世界里,中国将成为不容置疑的主角。

未来可期,舍我其谁。

相关推荐